连平:不必把某一数值定为汇率关口 否则会刻舟求剑

产业 admin 评论

【连平:不必把某一数值定为汇率关口 否则会刻舟求剑】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:汇率机制的调整不同于市场汇率的波动,不宜轻易和频繁地变动。未来一个时期,我国仍应保持以市场供求为基

【连平:不必把某一数值定为汇率关口 否则会刻舟求剑】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:汇率机制的调整不同于市场汇率的波动,不宜轻易和频繁地变动。未来一个时期,我国仍应保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。(上海证券报)

K usdcnh_64

K usdcnyi_0

K usdcnyc_0

  ——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

  ■逆周期因子依然存在于货币当局的工具箱中,不排除将来使用逆周期因子调节汇率的可能性。当然,除非出现不得已的情况,否则尽量不要使用该工具,避免对市场不必要的干预,以保持人民币汇率应有的弹性。

  ■目前的人民币汇率早已不是过去那种盯住美元的机制,已基本上成为以供求关系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。因此,在复杂因素扰动下出现波动,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得快一些、贬得快一些,都是有可能的。不必把某一个数值定义为汇率的重要关口,否则就会犯“刻舟求剑”的错误。

  ■人民币汇率弹性机制有待增强和完善;外汇市场有待实现以更为真实需求为基础的供求关系的基本平衡;市场预期管理和沟通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。

  4月份以来,人民币汇率持续走贬,市场担忧情绪渐起。为稳定汇率预期,货币当局于近日上调远期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。

  日前,上证报就汇率政策工具、汇率波动对经济的影响、人民币汇率走势等热点话题,专访了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。

  汇率机制的调整不同于市场汇率的波动,不宜轻易和频繁地变动

  上证报:逆周期因子于今年年初被设置为零,市场对于调整逆周期因子有一定预期和争论,您怎么看待这一问题?

  连平:逆周期因子依然存在于货币当局的工具箱中,将来不能排除使用逆周期因子调节汇率的可能性,接下来要视市场运行状况来决定是否使用。当然,除非出现不得已的情况,否则能不使用的话尽量不使用该工具,以避免对市场造成不必要的干预。保持人民币汇率应有的弹性是必要的。目前使用的是相对较间接的价格型调节工具,即上调远期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;同时严格规范银行售汇业务,抑制市场违规购汇行为。这些举措在管控市场顺周期行为和“羊群效应”、调节供求关系等方面将发挥重要的积极作用。

  与2015-2016年相比,当下整个外汇市场的供求关系相对而言较为平稳。尽管人民币汇率最近出现了阶段性的较快贬值,但与其关系密切的资本流动却没有出现明显变化,外汇储备还略有增加。尽管6月、7月的情况与4月、5月时有所不同,但总体而言比较平稳。离岸市场和在岸市场上,人民币贬值预期依然存在。尽管这与国内经济增长稳中有变、经常项目顺差收窄和宏观政策适度偏松调节有一定关系,但主要还是因为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相对较大,包括美国货币政策收紧、美元走强尤其是美国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,等等。如果未来汇率出现超调,尤其是当汇率超调、资本大规模流出和资产价格大幅下跌形成联动时,调整逆周期因子参数的可能性就大幅上升。

  上证报:人民银行最新发布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,将继续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,根据形势发展变化在必要时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进行逆周期调节。对于这些政策工具的运用,您是怎么看的?

  连平:广义的看,货币当局和外汇管理部门调节汇率的方式涉及多个维度,包括调节供求关系、调整汇率机制、增减交易成本、直接参与交易、影响引导预期等。狭义的所谓干预,主要是指直接参与外汇市场交易。目前来看,货币当局运用的方式主要是平衡外汇需求、增加交易成本和引导市场预期。在汇率形成机制方面,逆周期因子参数调整、收盘价和货币篮子的构成、汇率波动幅度等,都存在调节空间。

  汇率机制的调整不同于市场汇率的波动,机制一旦调整就不宜轻易和频繁地变动。因此如果要调整,也往往是一个带有趋势性的变化。所以货币当局和外汇管理部门的操作会比较谨慎。

  一个时期以来,货币当局已经退出了常态化的市场干预,市场汇率波动已经基本上由供求关系决定。货币当局不希望轻易再给市场一个“进行干预”的强烈信号。因此货币当局在汇率机制调整、供求关系调节等方面较为审慎,尤其是不会轻易直接参与外汇交易。当然到了必要的时候,如过度超调引发恐慌性抛售时,运用外汇储备进行适当干预也是合理的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认为,汇率出现持续大幅度的波动并带来强烈的负面效应时,货币当局不仅可以而且应该对它进行干预。因为一国货币汇率波动幅度过大,尤其是重要国家的货币汇率,不仅影响本国经济,对国际经济也是一种扰动。作为货币当局有责任保持市场平稳运行。近期,在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分化的溢出效应影响下,部分发展中国家货币大幅度贬值。为了稳定货币,这些国家采取了一些应急的调节方式,有的还很极端,实际上是为市场稳定作出贡献的。

  因此,不应“妖魔化”这种调节和干预行为,关键要看调节和干预的目的是什么。如果调节和干预是为了在逆向而动中获得某种竞争优势,比如,主动促进本国货币贬值,以扩大本国出口,那这种干预往往是国际社会所不能接受的,甚至会引起有关国家的反弹;但如果是汇率出现大幅波动后,进行调节和干预是为了平稳市场,使得国际经济能在一个较好环境中运行,这种调节和干预则无可非议。还应该关注的是,在什么情况下进行调节和干预。如果在根本不必要进行调节和干预的情况下刻意为之,自然难言正确。

  但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,往往存在较大偏差。

连平:不必把某一数值定为汇率关口 否则会刻舟求剑

天天棋牌:连平:不必把某一数值定为汇率关口 否则会刻舟求剑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